石家庄金锅设备安装有限公司
 
新闻详情
一块清洁型煤的控诉:“婆婆”太多让我寸步难行
来源:锅炉网作者:李召磊网址:http://www.guolugong.com

京津冀地区刚刚经历了今年以来最严重的雾霾天气,部分地区PM2.5峰值甚至超过900微克/立方米。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的研究表明,原煤燃烧和工业排放是此次重污染过程最主要的污染源。

事实上,为了治理散煤燃烧、推广洁净型煤,各地早已制定明确计划和多项推广举措。但国家环境保护部相关部门负责人坦言,包括北京在内,京津冀地区城乡接合部、农村等地区的洁净型煤推广情况还不够理想。为什么对于冬季雾霾治理至关重要的一块小小型煤,却难以推广呢?

诚然,这其中涉及多方面的问题,但记者日前调研发现有一个问题非常具有典型性:小小一块清洁型煤,要从煤厂进入千家万户,需要经过好几个部门的管理。这个过程中,多头管理层层把控、部门利益纠葛不清的情况极为突出。

为此,记者从一块清洁型煤的视角,来陪它一起走一趟这个“奇幻”的型煤推广之旅:

我是一块清洁型煤。

在河北某地市一家洁净型煤配送公司,我的小伙伴们每天都被数十成百吨地生产出来。

在企业的宣传资料上,我和小伙伴们相比传统散煤,具有6大优点:更加高效(易燃烧、热值高,是传统散煤的两倍热值)、更加安全(无黑烟、无异味、对人体伤害极低)、更加方便(强度高、不易碎、储存方便)、更加环保(无烟尘、有害气体排放少,燃烧后的硫份低不造成二次污染)、更加节能(燃烧效率达95%以上,综合节能效率达50%以上,综合节煤效率可达50%以上)、更加经济(购买洁净煤,政府给予一定的补贴)。

与原煤散烧相比,使用我和小伙伴们,硫化物减少70%以上,氮氧化物减少50%以上,粉尘减少80%以上。

这么优秀的表现,老百姓岂不是争着抢着要用我?

当然没那么简单,因为我成本会比传统散煤高,而且,要用到、用好我,还是有很多要求的,得经过我好多个“婆婆”的允许才能到各家。

首先,从工厂出来后,我的质量把关就有3个“婆婆”管着,分别是“质监婆婆”、“环保婆婆”、“工信婆婆”。

“质监婆婆”是质监部门,对我的质量标准进行检测、把关的;“环保婆婆”是环保部门,对我的环保水平、生产环境环保状况等进行检测、把关;“工信婆婆”是工信部门,负责制定我的生产标准以及授权企业生产。

接着,进入市场推广,就主要由“工信婆婆”管了。她要统一负责我的生产配额以及市场推广和管理,当然,其中涉及政府财政补贴的分配。

“工信婆婆”会根据使用区域给我定补贴标准,比如我所在的这个地市,市区内的补贴标准是每吨财政补贴405元,用户个人负担420元;在其他县(市、区)每吨财政补贴390元,个人负担不超过420元。

这其中,还有一个“发改(物价)婆婆”,就是发改委(物价局),负责给我核定价格。

然后,即使你买到了我,使用起来,对于炉具也有要求,这里我就又多了一个“农牧婆婆”,也就是农牧局,因为使用洁净型煤的新型炉具,是由这个“婆婆”负责推广。

当然,新型炉具比传统炉具成本要高,政府为了推广,也给予补贴。比如我所在的地方,一套多功能新型炉具,政府补贴约700元每件,用户个人负担的价格,根据地区、厂商生产的差别,分别在200元至400元不等。

别小看这个炉具推广的问题,由于炉型的差异,对于我和小伙伴们的配比、硬度要求是不一样的,如果炉具和我们不配套,会出现不好点火、火苗小等问题,直接影响用户对我们的认可。

最后一个“婆婆”,当然就是我的“企业老板婆婆”,他决定着我的生死。虽然他口口声声说是要为“环境保护做贡献”,但我知道他最终还是要赚钱的。他愿不愿意生产、销售我,得看“工信婆婆”和“农牧婆婆”是否给力。

“企业老板婆婆”要拿到补贴,需要先生产、配送,用户真正使用后,再统一到“工信婆婆”那儿领钱,他不仅要先垫钱生产、销售,而且还面临“工信婆婆”拖欠甚至不认账、找理由克扣补贴等风险。

另外,如果“农牧婆婆”的新型炉具推广不及时或不到位,用户会误以为我和小伙伴们言过其实、不如散煤好用,那“企业老板婆婆”还会面临市场推广难的问题。

所以,综合考虑各种因素,“企业老板婆婆”会谨慎生产甚至不生产先观望,这就常常出现供暖季我和小伙伴们供应不足的问题,那时候你想用我都没得用,就只好继续用散煤了。

哦对了,虽然在河北我有时候会遇到推广不力、销售不了的难题,可还有人从大老远的北京、天津来抢我呢!为什么?因为我的质量标准,和天津、北京的小伙伴们是一样的,但政府给“企业老板婆婆”们的补贴,比我们这儿高很多,所以我的“企业老板婆婆”和北京、天津的老板们一商议,就直接把我们倒卖过去,他们在北京、天津出售,根本不用自己生产就能从当地政府领取高额补贴。这就出现了“河北洁净型煤供应不足、推广不力,北京、天津的型煤企业不生产也能赚钱”的局面。

唉!都知道我们洁净型煤品质好、节能又环保,可偏偏推广中遇到了这么多麻烦,也不知道这些“婆婆”们都是怎么想的,反正我也挺烦的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