石家庄金锅设备安装有限公司
 
新闻详情
清洁煤成“救星” 烧不好煤怎么治得了霾?
来源:锅炉网作者:李召磊网址:http://www.guolugong.com

不久前,京津冀地区经历了“寂静岭”式的雾霾围城,PM2.5严重爆表。短暂“蓝天”后,雾霾今天再度来袭。燃煤污染一直被视为雾霾的最大“元凶”。雾霾治理不好,有人怪清洁煤推广难。为什么会出现推广难?而且,光烧清洁煤就够了吗?

控制燃煤污染以治雾霾,清洁煤成“救星”

煤炭散烧对大气污染“贡献大”

“成也煤炭,败也煤炭”,这句话是中国的真实写照:我国依赖煤炭能源,为经济发展提供“动力”,却牺牲了环境。数据显示,我国煤炭消费比重接近70%,远高于OECD(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)国家20%左右的平均值。这个数字直接造成了如今“难缠”的雾霾问题。

2013年我国能源消耗构成

去年,自然资源保护协会发布《煤炭使用对中国大气污染的贡献》报告称,约6成的PM2.5由煤炭直接燃烧产生。其中工业过程和民用源是贡献最大的污染源,排放量占比接近60%。

而煤炭散烧是最为突出的问题。我国的煤炭集中利用度低,学者刘科曾提到,“世界平均煤炭集中利用度是60%左右,欧美日等能达到90%以上,而我国煤炭集中利用度不到50%”。环保部环境与经济政策研究中心研究员王汉臣估算,工业锅炉、家庭取暖、餐饮用煤等“散煤”的煤炭消耗量占全国的20%。煤炭散烧很难统一管理,“散煤”的使用者用着价格低廉,但却污染严重的“烟煤”,且不会装任何环保设施,相当于污染直排。

笼罩在雾霾阴影下的河北省,“散煤”燃烧问题就很严重。据半月谈10月份的报道,石家庄市农村地区“散煤”使用量大,直接导致“2013年12月到2014年3月采暖期的统计数据显示,市区周边县区的二氧化硫和PM2.5浓度均值分别高于市区均值的52%和8.8%。”

正因如此,很多专家认为,治理“散煤”燃烧是治霾的着力点。

由此,从上到下纷纷制定洁净煤推广任务,京津冀地区是重点

华北地区煤炭消耗量占全国的25%

2013年《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》发布后,环境保护部等六大部委又出台《京津冀及周边地区落实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实施细则》(简称《细则》),重点防治华北地区的大气污染。《细则》提出,“到 2017 年底,北京市、天津市和河北省基本建立以县(区)为单位的全密闭配煤中心、覆盖所有乡镇村的洁净煤供应网络,洁净煤使用率达到 90%以上。”

目标定下来后,地方层层制定清洁煤推广任务。由此,京津冀地区开始了“散煤”治理、洁净煤推广的工作。

但现实中,清洁煤推广阻碍重重

相比散用劣质煤,清洁煤不仅能够有效减少污染物的排放,还能提高煤炭利用效率,节煤率在20%以上。但其推广,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顺利。

多头管理,造成制度性障碍

以河北省为例,该省推广清洁煤已有两年,但却成绩惨淡。据财新网的报道,河北全省2014年的型煤(洁净型煤,也称型煤,是清洁煤的一种)推广任务为200万吨,实际完成52万吨,仅完成目标任务的四分之一。今年河北省仍“咬牙”将任务目标定为700万吨,虽然这看起来根本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。

一部分人只看结果,将清洁煤推广难的矛头指向农民不配合。这样的分析常见诸报道:农民认为相比型煤,劣质“散煤”性价比更高,不仅便宜,而且燃烧效果更好。

清洁煤的多头管理

不可否认,农民确有对成本的考虑,但清洁煤接受度低,制度障碍也是“推手”。如上图所示,洁净煤的生产、市场推广、使用、补贴发放等涉及多个部门。多头管理造成两个后果:

一是各部门“打架”,导致清洁煤推广做无用功。比如,环保部门负责推广清洁煤,农业部门负责推广炉具,新型炉具推广不及时或不到位,就会让清洁煤购买者产生“不如散煤好用”的误解。据财新网7月的报道,按照政府分工,河北省发改委目前对型煤推广工作负责,省农业厅目前专注于“通用高效节能环保燃煤炉具”的推广工作。但石家庄市农业部门两年来推广的一款环保炉,却受到河北省发改委经济运行调节局局长黄涛的质疑。黄涛认为,石家庄主推的环保炉是为烟煤完全燃烧设计,对型煤并不适用,该环保炉的推广,反而增大了型煤推广的难度。这无疑还间接使得专项资金得不到有效利用。《经济》杂志在调查北京市治霾资金的去向时,遭遇了环保局、发改委、财政局互相踢“皮球”,说不清楚治霾资金的具体情况。

二是不能环环相扣,致使清洁煤生产企业生存艰难。以石家庄为例,按照石家庄市《2014年城乡居民分散采暖燃煤污染治理专项资金管理办法》,清洁煤补贴发放对象是生产企业,购买人则只需支付差价,比如原价880元的型煤,政府每吨补贴360元,购买者只需付520元。而这差价则需企业先行承担,清洁煤要实际销售后,企业才能获得补贴。财政局对清洁煤生产企业的补贴,要到年度终了后,才能按照对付程序进行清算。如果这一年清洁煤遇冷、销售不畅,则生产企业生存艰难。

虽然多个部门都参与到雾霾治理中来,但在多个部门的共同管理下,雾霾天气反而愈演愈烈。

违法成本低,守法成本高,让企业难“奉命行事”

上个月,环保部对冀大气污染防治核心区“散煤”洁净化工作进行了专项督查。在随机抽查10家集中供热企业,7家储煤煤质没有达到非电工业用煤标准。

对供热企业来说,首要考虑的是成本。一方面,守法成本高。如果要严格执行“限煤令”,企业不仅要更新设备;还要高价购买优质煤。没有甜头可吃,企业就会“阴奉阳违”。以哈尔滨供热企业的现状为例,据中国青年报的报道,由于设备改造和用煤成本的增加,且政府未能及时兑现给企业的补贴,导致企业为了降低成本,将劣质煤与优质煤搀着烧。

另一方面,违法成本低,也让企业“放心”违规。集中检查能够发现问题,但平时地方政府却对违规环境污染现状却视而不见。一来是因为型煤供应能力建设还不足,出于社会稳定考虑,政府不可能一下子命令禁止劣质煤的销售,二来是,新环保法虽然提高了中国环保部门执法力度,但实施仍会面临困境,一个供热企业涉及到多头管理,环保部门有牙齿却承担不起环保责任。

既然清洁煤推广如此艰难,不如认真考虑“去煤化”

国际经验表明,改变整个能源的消费结构是重点

主要指标对比(图片来源:《煤炭消费减量化和清洁利用国际经验》)

今年初,自然保护协会发布《煤炭消费减量化和清洁利用国际经验》报告,报告选取英国、德国、美国和日本四个典型国家作为案例,介绍四国煤炭消费发展的不同阶段以及采取的措施,为中国煤炭消费控制提供经验。

整体上看,四国的煤炭消费发展有三个特点:一、从单纯依靠煤炭,到发展石油、天然气、可再生能源;二、从各行业分散用煤、消费量增加,到煤炭集中利用度提到,再到发展替代能源,逐步减量化。三、在减量完成后,发展清洁技术,逐步实现低碳、零碳、负碳的技术升级之路。

因此,对中国来说,煤炭“减量化”和“集中化”利用才是重点。

单就“散煤”来看,比起推广清洁煤,煤改气也更为现实有效

环保部环境与经济政策研究中心研究员王汉臣认为,“散煤”因其难以集中治理导致单位燃煤治理成本高,应是“以气代煤”的重点。但现实中,火热上马的“煤改气”项目,改造对象却从“散煤”转移到了“大电厂”。比如北京定的目标是,到2017年,建设四大燃气热电中心,全面关停燃煤电厂;天津定的目标是,2015年60%烧煤的发电厂要达到烧燃气的标准;河北省也定下了淘汰燃煤锅炉,提高天然气供应的目标。但已完成和正在进行中的项目却受到诸多质疑,被指环境效益不明显,投资成本却过高,而且还面临着天然气供应能力不足的问题。

事实上,热电厂“煤改气”项目是地方政府“目标驱动”下的投机行为。中国工程院院士曹湘洪指出,由于国家制定了煤炭“减量”目标,压“散煤”难度很大,但压大企业用煤相对容易,于是一些地方制定减排政策“避重就轻”,将宝贵的天然气资源用在可通过煤炭清洁技术有效减排的地方。

还要雾霾多久

清洁煤推广作为暂时性的过渡政策,能够缓解雾霾问题。但现实中推广却面临阻碍重重。与其纠缠“无效”之事,不如放长眼光,分阶段制定计划,调整能源消费结构,实现煤炭的“减量化”和“集中化”利用。